投资大佬陈光明罕见发声:是时候可以乐观一点了!

时间:2020年03月25日 16:37:31 中财网
  面对全球及A股市场近段时间以来的剧烈震荡,知名投资大佬、睿远基金总经理陈光明罕见发声:对于市场,我们要始终保持敬畏,但同时也要对未来长期乐观,在极度恐慌时可以更乐观一点!

  站在当前时点谈应对策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陈光明认为,现在不妨回到投资的原点,认真思考投资收益来自哪里,股票的价值来源于什么,股票如何定价,为何要长期投资。

  作为价值投资者,应更多注重对风险回报比的权衡,对企业内在价值的专业评估,以及懂得在低估的时候敢于坚定下手买入。

  “目前8.4倍的上证50,10.7倍的沪深300,平均10%的静态回报率,可以轻松超越全球所有主要资产类别。在海外资金零利率的背景下,中国资产虽然纵向来看增长率在下降,但横向比较却越来越体现出一枝独秀。”陈光明称。

  疫情不会改变世界进步和中国崛起
  投资者往往比较关心短期市场的走势,比如,市场的“底”在哪里?疫情会延续几个月,风险偏好如何变化,利率会怎么走?在陈光明看来,对于短期走势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但准确预测市场非常困难,超越了绝大多数人的能力圈。

  陈光明强调,作为价值投资者,应更多的注重对风险回报比的权衡,对企业内在价值的专业评估;懂得在低估的时候敢于坚定下手,在高估的时候敢于放弃一些收益,更多地去看待风险。

  对于A股当前所处的位置,陈光明提出,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看看相对而言现在是否风险更小、未来潜在回报更好;以及在另外某些更高的位置,相对而言是否潜在回报更少、潜在风险更大。

  尽管短期市场走势难以预测,但陈光明表示,一旦拉长时间就不难发现,短期的影响对公司内在价值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疫情不会改变世界的进步和中国的崛起,疫情带来更多是情绪影响,而非持续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影响。

  “我们始终看好中国未来经济的长期发展潜力,看好优秀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陈光明称。

  A股H股性价比“一枝独秀”

  就A股、H股市场而言,陈光明表示,截至3月23日,上证50的TTM市盈率为8.4倍,沪深300的TTM市盈率为10.7倍,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为6.9倍。从估值角度看,上述三个指数均处于近20年的历史相对底部区域。环顾全球市场,在海外资金零利率的背景下,中国资产虽然纵向来看增长率在下降,但横向比较却越来越体现出一枝独秀。

  陈光明进一步提出,资金的流动遵循比价效应。海外市场的低利率环境导致机会成本很低,甚至完全消失;连时间成本都等于零,甚至负利率,这也必然会导致投资回报率下降。反观国内市场,从长期角度来看,胜算很大。

  此外,陈光明表示,在全球范围内,中国资产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的相对优势明显,性价比更好。在这个时点上,股票与房地产、债券等其他资产相比,具有较高的性价比。尽管外资今年以来从股市净流出约280亿元,但这主要是救急、风险偏好下降的过程,长期来看外资仍会持续流入。

  “放眼未来,国内资产再配置,全球资产再配置,没有太大的变化。”陈光明称。

  当下可以乐观一点了!

  面对近期的市场,很多人都容易产生一个疑问:市场跌成这样,为什么不卖呢?与此对应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卖了,什么时候买回来呢?

  陈光明认为,股市底部往往是最恐慌的时候,就疫情而言,恐慌情绪往往不是疫情新增确诊人数达到最高峰的时候,而是增长速率最快时对人们的心理冲击非常最大,一旦增长速度平缓下来,担忧情绪将会随之减弱。

  在他看来,一般而言,股票市场会提前反应,比如2月3日A股市场出现大幅下挫,之后止跌回升,当时正处于抗击疫情的攻坚过程。海外市场因为疫情和流动性担忧,目前已有多国出现超过30%的下跌,随着各国逆周期政策的出台,配合控制疫情措施的有力推进,担忧情绪有望得到逐步缓解。

  为什么做股票的人要是长期的乐观主义者?陈光明引用巴菲特的观点来证明。巴菲特认为,当前情况下,如果利率不出现大的变化,股票的价值远远超过债券。长期来看,即使GDP零增长,上市公司的收入和利润零增长,那么现阶段15、16倍的估值意味着投资的潜在回报率约为6%至7%,6%至7%可以“秒杀”主要资产类别。而这一预测,本身已经非常悲观。

  按此计算,陈光明称,目前8.4倍的上证50,10.7倍的沪深300,平均10%的静态回报率,可以轻松超越几乎全球所有主要资产类别。

  对于做投资的人为什么要是长期乐观主义者?陈光明还给出了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答案,即科技进步与市场经济相互促进。

  陈光明表示,科技进步是带来实际GDP增长的核心要素,科技进步可以理解为生产力,市场经济则相当于制度保障,可以理解为生产关系。当科技进步和市场经济两者相结合时,即从18世纪工业革命至今,世界生产总值增长了近200倍,繁荣扩散的速度超越过往任何一个时期。

  “全球化进程中,效率提升带来财富绝对额的持续上涨,虽然不完全公平,但全球绝大部分人都是受益者。从目前来看,这一机制并未出现大的变化,在全球竞争的背景下,效率优先、把蛋糕做大是永恒的主题,在持续创造价值、复利增长过程中,所有中间的回调,都是进步过程中的一个回眸。”陈光明称。
□ .王.彭  .上.证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