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汉时关 我们一直在搬砖

时间:2019年09月12日 08:49:39 中财网
  很多人对割韭菜这件事有误解,以为是个便宜活儿。

  所谓便宜活儿,就是指轻松,舒服,来钱快。

  这都是外行人瞧热闹,外行人看啥都是轻松,舒服,来钱快的。

  就像我以前老以为像苍老师她们那一行的,轻松,舒服,来钱快,反正躺着就把钱给挣了。

  但是看了一些台湾的综艺节目,看到他们请那一行的女的,男的从业人员,现场给你讲述从业的辛酸,我听着听着吧,觉得还真的是挺辛苦的。

  因为他们的片酬其实没多少,一本片子可能只有几千块,明星也就是销售前几名的才有几万块的样子。

  所以有些从业人员真的是累死的,比如所谓的为人不识武什么老师,阅尽什么也枉然的那位劳模。

  其实在外人眼里,码农也是来钱快的,在某些室外作业的人眼里,觉得码农们还挺轻松,毕竟有空调吹。

  但码农们往往自称搬砖。写代码,就像砌墙,垒砖头。调试,测试,改BUG,就像抹墙。这么说,挺形象。

  那在码农眼里谁轻松呢?
  那些销售轻松,觉得他们动动嘴皮子,陪客户吃喝玩乐,签个单子,提成抵得上自己搬了许久的砖。

  但销售们不会这么看,因为账不是这么算。

  一个销售,可能打了100通电话,才得到一次拜访机会,拜访了50次,才有一次有意向。20次意向里面,可能只有1次签了合同,而5笔单子里,也许只有1笔追回了尾款。

  你把这些数字乘起来,用他最后得到的奖金除以这个数字,你会发现,他每通电话也许只挣了1块钱。

  所以销售们会觉得自己真的很辛苦,付出很多,性价比很低。

  那在销售眼里,谁轻松,舒服,来钱快呢?
  自然是做金融的那帮鸟人,俗称“镰刀”。

  很多股民也会羡慕嫉妒恨那些所谓的“镰刀”们。

  毕竟自己辛辛苦苦一场空,做了韭菜被人割,不恨两句,也说不通。

  那我们来看看,他们有那么爽么?
  首先,做一个金融团队,起码得有三个工种。

  第一个,就是客服MM,四处拉资金,搞宣传,我们说做市场的。

  她们的任务就像销售和售前,到处拉客户,让人家投资,你得有资金才能去投资呀。

  你想想,一家公司,可不可能靠那点自有资金,真的从零开始,从无到有?不现实。

  所以都是用别人的钱去生钱。

  第二个工种呢,就是分析师。

  你要投资,总得有专家,一个是形成对内的策略,另一个也是让外界,也就是把钱放在你这里的那些投资人们,有信心。

  第三个工种呢,就是交易员和他背后的那些人。

  这交易员的背后还得有做技术的,做工具的,一帮的团队去配套,007背后也得有个发明家嘛。

  不要小看配套团队,很多时候,你的交易员未必能挣钱,也许还挺能亏。

  只有靠这些做算法的把投资品种复杂化,包装的花样繁多,然后靠小MM们天花乱坠的卖出去,才能抵消交易员们带来的亏损。

  当然,设局,下套,少不了,一堆杂七杂八,你喜欢你不喜欢的做完,有时候能赚钱,有时候未必。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镰刀割韭菜的过程,就像猎豹捕猎。

  猎豹每捕猎六次,只有一次能得逞。

  仅就这一次,也未必如愿以偿,因为它也许本意是捉一只大羚羊,结果只抓到一只绵羊宝宝。

  所得未必能覆盖成本,拿回家,不见得够大家分。

  而且你以为,它刚捕到小绵羊,就一定能带回家么?不一定的。

  市场是个生态链,里面还有很多其它生物。

  有人问我的模式,我就是市场里的豺狗。

  豺狗是不直接去捕捉羚羊的,因为捕不起。

  捕捉羚羊,你也看到了,需要很多的成本。

  有人造势,有人驱赶,有人设伏,有人出击,有人接应,一堆的成本砸下去,才有可能抓到。

  所以割韭菜也是个体力活,人家也不容易。

  那豺狗是怎么做的呢?
  豺狗没有能力去驱赶羊群,也没法承担抓不住的成本,于是它的思路就是打劫。

  豹子在捕捉羚羊的过程里,是需要付出极大体力的,当它抓到羚羊的那一刻,它自身也往往处于极度疲劳的状态。

  这个时候,精神抖擞的豺狗如果出现在它面前,就可以逼它交出刚到手的羊肉。

  所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所以猎豹们,也就是庄家们非常憎恨豺狗,因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临了还没吃上,就要面对这玩意的打劫。

  那你觉得豺狗很幸福么?你这么看,就错了。

  豺狗也是非常辛苦的。

  要知道,豺狗并不是每一次出手,都会恰到好处。

  你想打劫是吧?
  你刚一出现,猎豹背后站出俩队友,三挑一,你干不干?
  别说你干不过它,它们仨合起来把你吃了都有富裕。

  或者,你刚出现,猎豹没退走,你判断的不对,它并不是精疲力尽,弹尽粮绝。其实它对付你,还有余力,五五之数。

  你是干,还是不干?
  干,就算你勉强干赢了,此刻你就和刚才的猎豹一样的处境,弹尽粮绝,你也未必能撤走。

  再比如,你以为猎豹在捕捉羚羊?那你就太傻太天真了。

  你小子打劫人家几回了,人家恨死你。这就是专为你设的套,抓的就是你。

  你刚一进来,发现一切都很熟悉,还像上次一样,于是放松了警惕,自己的资金进入了,你的爪子抓住了那只羊。

  忽然,身边伏兵四起......
  不要觉得我在写动物世界哦,这种事在市场里最常见。

  庄家们特别恨某几个豺狗,就设个套,故意让你做单进去,而且特别有诱惑力,甚至可能诱使你满仓加杠杆。

  等你进去了,很可能会陷入亏损,而你如果止损不及时,也许就会受到深刻的教训。

  毕竟,人家是庄,不是自有资金,人家的体量比你大的多,它要是发狠,杀敌一千自损两千的打法,你是拼不过的。

  你看到了,豺狗也有很多无奈。

  它也许原本想吃一只羊,结果只吃到半只,心有不甘。

  它也许原本想吃一只羊,结果只啃到一只羊蹄,内心抓狂。

  它也许原本想吃一只羊,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反倒被人家啃去一块肉。

  它也许原本想吃一只羊,结果误入圈套,四面危机,步步惊心。

  豺狗也有豺狗的痛苦,它在想,老子就想静静的吃一口羊肉,咋就这么难?
  猎豹也有猎豹的痛苦,它在想,老子就想静静的做一个割韭菜的美男子,韭菜们老老实实排队来,豺狗们给老子滚远点,咋就这么难?
  你看到了,生活始终这么难。

  昨天有读者问我,我们公司为啥活得好,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我听了挺纳闷。

  我第一家公司,那时候我还是实习生。

  我们团队里的员工分两类,国内的骨干都是华为的老员工,什么工号前100,前500,前1000,什么都有;从美国回来的那批呢,什么IBM,贝尔实验室,都是顶级名校顶级名企。

  资方也是大机构,各种背书,各种资源。

  实习生都是TOP10的学校的硕士,连前台也是211的硕士。

  大家非常有激情,996,一直都是,我待了两年,我离开后,他们还是。

  他们存活了多久呢?大概7年,也就是我离开5年后,它们挂了。

  我第二家公司,也很牛,因为和阿里很近,那时候阿里都招不到人,名校的都不肯去。

  我们一半以上的员工来自TOP5,半数以上是硕士博士。

  我待了三年,反正我走的时候,没上市成功,据说是得罪了啥啥啥。

  很多年后,它上市了,但那种上市,有不如无,你看看阿里,再看看它,真的会觉得时光都白瞎。

  第三次我是去了国企,人家本来就巨无霸,这种永远都是巨无霸就没啥可说的。

  第四次我们创业了,到第四年被收购了,我第四年走了,我走后,又过了一年,收购我们的集团把它关了。

  第五次,我已经不打算混职场了,只是在友军处打个酱油,碰巧上市了,这能说明什么,难道说我是吉祥物?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遇见很多同事,心态像我们某些读者一样。

  他们总是难以接受凭啥我努力了一次,但是没有给我回报呢?
  这就是打工者心态与投资心态最大的区别。

  投资者会觉得,凭啥你努力了一次,就得给你回报呢?没给你亏损,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打工者习惯了努力一个月,一定会拿到月薪,这个预期是固定的。

  投资者会明白:
  猎豹要捕捉无数次,千辛万苦之后,也许等待它的是亏损,羚羊肉不足以支付消耗的能量。

  豺狗每50次打劫,49次都无功而返,只有一次也许能吃到羊肉,也许,只能吃两根羊毛。

  那你说豺狗会埋怨么?不会的。

  在它看来,49次无功而返并不是悲剧,而是值得庆幸的,起码,它没中圈套,起码,命还在。

  你看到了,投资者想问题首先不是回报,首先是活着。

  只要活着,总有转机,只要活着,总有机会,只要活着,还有下一局。

  这个市场里,天天都有猎豹和豺狗死去,它们未见的不努力,它们也许极其优秀,极其勤奋,但等待它们的依然是灭顶之灾。

  看着这些前辈们的尸首,无论是猎豹,还是豺狗,都会感恩生命,感恩幸存,能活着,能看到太阳,能看到市场里一幕又一幕的捕猎活动,就很幸福。

  秦时明月汉时关,我们一直在搬砖。

  从古到今,极其努力,极其优秀又一无所获的前辈们如同恒河沙数,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很知足。

  有砖搬,就是美好的一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