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6岁狂赚50亿,闻名京城,如今却欠债700亿,葬送无数投资者!

时间:2019年07月09日 13:58:48 中财网
  10年能做什么?

  10年能缔造1个阿里,2个滴滴,3个摩拜,也能见证一场惊天豪赌!

  2008年,北京朝阳常营乡,600亩荒地的价格暴涨10倍,幕后实控人大赚50亿。

  此后,他成了北京地产圈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公司上市、身家百亿,登顶人生巅峰。

  10年后,历经多次豪赌失败,公司被强制退市,27万股民财富化无乌有,他自己也流亡海外。

  唏嘘之余,所有人都在围剿这个传奇赌徒。如今,他归案了!

  6月21日,据界面新闻报道,长期滞留香港、境外的中弘集团失控人王永红已经归案。


  私自卷走61.5亿,避难香港1年多后,他必须回来解决中弘系高达700亿的债务!

  提起王永红,可谓中国商业史上,少有的传奇赌徒。

  他抓住楼市疯狂10年,靠囤地发家,从打工仔做到身家百亿,中弘上市后,市值一度高达360亿,堪称名利双收。

  但发家后,他痴迷投机,炒作股价,乘机套现,结交各行大佬,出入神秘会所,为明星豪掷千金,在疯狂中彻底迷失。

  流亡香港时,父亲去世,他都不能回来奔丧.....
  那么,从地产大佬,到负债700亿流亡海外,王永红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豪赌人生?

  壹
  王永红的传奇人生,始于江西。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群星闪耀之地。从陶渊明、王安石,到滴滴程维、邓超、刘涛,历朝历代,人才辈出。

  在天才王勃眼里,这叫“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1972年,王永红出生在江西一个公务员家庭,其父曾是当地农业局的领导,家境并不错。

  20年后,一心闯荡的王永红,选择远走他乡,北上谋生。在北京,他第一份工作是加油站的保洁员。

  1997年,不甘打工的王永红,和哥哥王继红合伙创业,做起了汽车保洁、连锁加油站生意。

  仅过了两年,他便将加油站打包卖给中石化,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从此,有了资本的王永红,开始谋求大业。

  

  2000年,北京楼市处在腾飞前夜。此时王永红极富远见,大刀阔斧进军房地产,一口气买下朝阳5环外的600亩土地。

  在那个年代,北京5环外还是人人嫌弃的荒地。所有人都觉得,王永红是个大赌徒。

  但此后发生的一切,让人感叹,时机算得准,赌徒都能飞上天。

  2000后,中国楼市一路疯狂暴涨,申奥成功,更是让北京城的未来充满魔力。

  直到2008年,王永红迎来人生中最重要的成功:随着奥运会召开、北京CBD东扩,他死捂的600亩荒地,暴涨了10倍。

  中弘趁热打铁,在荒地上开发出9800多套商品房,并在4年内全部售空。王永红因此大赚50亿,一战成名。

  后来,荒地成了大名鼎鼎的北京像素;王永红也成了京城地产圈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

  囤地发家后,王永红连续登上各种富豪榜;巅峰时,他身家更是接近百亿,冠绝江西。

  然而,随着财富暴增,一切开始偏离:他千方百计让中弘借壳上市,并出击旅游、游戏、影视等多个行业;与此同时,出入神秘会所,结交各种大佬,为十八线明星豪掷千金。

  在万丈红尘中,一次又一次豪赌人生。

  可惜的是,囤地一战,用尽了王永红全部运气。此后的豪赌中,他再没赢过,还一手毁了中弘集团。

  贰
  王永红为人,情商高、胆子也大,热衷赌趋势。囤地暴富后,他立即瞄上了水更深、来钱更快的股市。

  为让中弘上市,他看上安徽企业ST科苑的壳子,但对方并不情愿。此时,他动用王牌人脉—同乡“气功大师”王林,当众表演空杯变白酒、盆里变火蛇,博得满堂彩......
  大师加持下,一切皆有可能。2010年,中弘顺利借壳上市,杀入A股。

  

  当然,王大师的功力还是差点火候,算准了中弘上市,却没算到后来的连环崩塌。

  中弘上市后,人生太顺利的王永红,开始作天作地。他说:“做住宅没什么挑战性,更看重商业运营内容”。

  于是,这个靠囤地起家,却不喜欢盖房的赌徒,毅然带中弘踏上转型之路。

  2010年后,中弘先后收购中玺国际、开易控股,还插足新加坡的“亚洲旅游”,出击旅游、影视、手游等行业,几乎是什么火就追什么,在股市玩的风生水起。

  2015年,中弘还收购了3家海外上市公司,和A股的中弘股份(000979),合称“A+3战略”。当年,在北京一家神秘会所,王永红对着一众券商人士指点江山。

  结果,这些顶着各种噱头的转型,全部失败.....
  你以为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中弘转型增收?绝不是,其目的是通过炒作概念拉升股价,进而减持套现。

  只是他不知道,炒作不是谁都能成功,一顿折腾下来,中弘负债累累,自己也陷入泥潭。

  2016年,中国私募一哥徐翔操纵400亿股票案开庭,13家上市公司伙同徐翔操纵股价,高位减持的套路被曝光,其中就有王永红。

  原来,2013年王永红便和徐翔合作,他负责发布中弘利好,徐负责在股市操纵股价,最后让股民接盘。

  2013年3月开始,王永红减持套现超16亿,徐翔等人获利2.45亿。

  徐翔案发后,王永红原形毕露,悄悄退出董事会,让哥哥王继红继任董事长,自己转为幕后控制。

  雪上加霜的是,2017年北京楼市调控、海南限购,中弘开发的项目大多停滞,债务危机爆发。

  2018年初,王永红避走香港,为寻求解救中弘的办法,也为躲避巨额债务。

  在香港,他依旧不安生,佳士得拍卖会上,豪掷1.24亿港元买古董送给18线明星韩熙庭。可笑的是,最后两人因为付不起1.2亿尾款被告上法庭.......
  

  据传,王永红和黄奕还搞过暧昧,人生也算跌宕起伏、姹紫嫣红。

  只是,再牛逼的赌徒,也得面对崩盘的现实。跑路香港后,王永红父亲去世,他都不能回来奔丧。

  那么,王永红和中弘到底欠下多少债务?

  叁
  据悉,中弘多次收购,重组失败后,共有689亿债权,加上累计逾期债务114亿元,欠债竟有700亿之巨。

  而拖着中弘滑向深渊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永红自己。

  在中弘复杂的债务问题中,半山半岛项目最为致命。

  2015年,本就面临债务危机的中弘集团,宣布以58亿拿下海南最大的地产项目“半山半岛”。

  半山半岛由山西神秘老板开发,虽然名气大,但几经易主,归属复杂,还带着200亿债务和后期开发巨大投入,连复星郭广昌都放弃接盘。

  热衷赌博的王永红以为,自己能再创神话。当他借了几十亿收购半山半岛后,等来的却是北京楼市调控和海南限购。

  从此,债台高筑的中弘滑向深渊,官司缠身,濒临破产。

  2017年底,内忧外患之际,王永红瞒着董事会,私自划走61.5亿,至今下落不明,反正钱就是没了。

  跑路香港时,王永红也曾对中弘展开火线救援,他想到的办法是不惜代价重组。

  重组的前两次都没成功,直到第三次,闹出大乌龙。

  2018年8月27日,股价连续低于1元的中弘股份,突然宣布要和加多宝重组,让奄奄一息的股价焕发第二春。

  但加多宝当即宣布,根本没这事,这是在碰瓷,所谓的重组也就不攻自破。

  关于碰瓷加多宝,估计是王永红遇到了,同在香港避难的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喊了一声救命。

  陈鸿道也没办法,毕竟2017年加多宝巨亏5.8亿,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

  此外,王永红还向融创孙宏斌和佳兆业郭英成,这些同行大哥求救,但因为摊子太烂,没人救他。

  

  2018年年底,千疮百孔、股价长期低于1元的中弘股份宣告退市,辉煌一时的地产帝国就此谢幕,27万股民的财富也随之化为乌有。

  卷走60多亿的王永红,终究没能像贾跃亭那样,远遁国外,继续行走江湖。

  这位47岁的传奇赌徒,将要面临的是纷繁复杂的债务,和无路可退的未来!
  .投.资.家.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