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8年前引起热议的虎妈吗?俩女儿双双哈佛毕业,还说要……

时间:2019年05月15日 09:06:56 中财网



  今年母亲节前夕,中信出版社推出新版《虎妈战歌》,再次将曾引发广泛争议的“虎妈”蔡美儿和她两个女儿的近况带入大众视野。

  8年前这本书刚出版时,很多被震惊的普通读者——无论中外——都曾表示:这种“虐待”教育会给两个女儿留下心理阴影!她们的母女关系将在女儿成年后彻底破裂……
  “虎妈”甚至上过《时代》周刊的封面,可见其当年引发的热度。

  8年过去了,结果却并非如这些评论所言。

  



  蔡美儿的大女儿索菲亚,18岁进入母亲的母校哈佛大学,22岁进入父亲的母校耶鲁大学法学院,志向是成为检查官。其间进入美国陆军,从耶鲁毕业后,授少尉军衔。

  在校期间,索菲亚成绩全A,还创立了自己的家教公司Tiger Cub Tutoring(虎崽辅导,灵感显然来自“虎妈”),一个由哈佛、耶鲁等常青藤高材生们充当教师的网上家教平台。

  



  在2011版《虎妈战歌》中已经表现出“叛逆”倾向的二女儿露露,也已经从哈佛大学毕业,正在为踏上社会做准备。

  



  从索菲亚和露露分别接受媒体采访的谈话来看,两个女孩并没有出现外界所担心的心理问题。除了成绩优异,她们还开朗乐观、人格独立。

  为何人们的担心和质疑统统落空?

  2019版《虎妈战歌》中,收录了两个女儿分别写给妈妈的信,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性格比妹妹温顺乖巧的大女儿索菲亚,在考上大学之前,基本都是遵照妈妈的教育模式成长。很多读者看过书之后,都觉得这女孩成年以后会不会强烈反弹,但事实是并没有。

  索菲亚在这封信中写到,外界对妈妈的质疑有失偏颇,事实上妈妈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

  亲爱的虎妈,你的自传《虎妈战歌》一经问世就备受世人评判,问题是有些人并不懂得你的幽默,他们以为你总是板着面孔对待一切,假定露露和我在邪恶母亲的管教下受尽折磨。

  可这完全不是真的!其实在每一个星期四,你都任由我们在地下室疯玩数学游戏。

  索菲亚说自己家完全不是外界想象中的高压,而是充满各种乐趣。

  没人能了解我们家真正的样子。他们听不到我们被彼此的笑话逗得开心大笑,看不到我们就着油炸米饭吃汉堡包,也无法知晓我们一家六口(包括我们的狗狗)是怎样紧紧地挤在一张床上,争论究竟要从网飞(Netflix)下载什么影片。

  是妈妈的严格,迫使女儿独立。

  许多人谴责你亲手制造了没有自我的机器人孩子,这可太有趣了,因为我觉得这些人……哦,其实这么说也没啥关系,这些说法至少帮助我思考了这些问题,并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我觉得恰恰是你的严格迫使我更加独立。

  长久以来,我就决定要做个容易教养和相处的孩子。或许这个想法与父亲有关(他教我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而是要做出自己的选择)——我决定要按照自己的初衷去“做自己”。我没有反叛,但也没有遭受虎妈射来的明枪暗箭。

  在那些成长的日子里,只要完成钢琴练习,我几乎总是可以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在市中心建造温室,和露露在车里把蠢朋克(Daft Punk)乐队的曲子开得震天响,以及逼着男朋友和我一遍又一遍地看电影《指环王》。

  2011版《虎妈战歌》中提到,蔡美儿曾经收到过一张索菲亚手工制作的生日贺卡,她以“粗制滥造”为由拒绝接受,这一细节曾经引起很多家长的争议。

  在这封信中,索菲亚正面回应了这些争议——
  人们都在谈论我们给你赠送的生日贺卡因为不够好而被你拒绝的往事。可笑的是,有些人竟确凿无疑地相信露露和我为此而伤痕累累。如果当时我全身心地抱着同样的想法,我确实会心烦意乱。

  可坦然地正视这件事情我们就都知道:这张卡片确实很蹩脚,而我真的是弱爆了;我只花了30秒去描绘它,我甚至都没有削尖画画的铅笔。这正是你拒绝接受这张生日贺卡的原因,而我并未因此感觉你拒绝的是我。如果我实实在在地在某件事情上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你绝不会粗暴地拒绝它。

  我记得参加钢琴比赛就要登上舞台的那一刻,我是如此的忐忑不安。而你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索索,你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你现在做得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随着女儿们的长大,蔡美儿也逐渐开始放手。

  当我上了高中,你意识到该让我有一点点表现自我的成长了。在九年级,所有的女孩子都开始使用化妆品了。我走进CVS去买化妆品并学着如何使用它,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当我描眉画眼地出现在晚餐上,你很惊讶,但并不在意我这么做。你任我波澜不惊地走过这成长的必经之路。

  索菲亚说,“虎妈”教育对自己最大的启发,就是要以110%的努力过完一生。

  当你拼尽全力奔跑时,你体验极限;当你练习钢琴好几个小时,直到终于让跃动在琴键上的指尖变得随心所欲时,你触摸极限;当你邂逅一个改变人生的想法、做了一件你从来就没想到自己能做的事情时,你感知极限。 假如我明天就要离去,我将告别的,是我以110%的努力去活过的完整的生命!为此我得说一声: “虎妈,谢谢你!”

  二女儿露露从小就在妈妈的要求下练琴,哪怕在旅途中也不能间断。

  在一次去俄罗斯的旅途中,露露终于爆发。她在餐厅里砸碎玻璃杯,大叫“我不是你想要的——我不是中国人!我不要当中国人。你怎么听不进去?我恨练琴,我恨自己的生活。我恨你,我恨这个家!”

  


  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蔡美儿开始写作《虎妈战歌》,作为一种倾诉和宣泄的方式。

  从2019版《虎妈战歌》中我们看到,露露一直坚持练琴,成绩跟姐姐一样都是全优。

  她拿到了耶鲁大学提前录取的offer,最终却选择的哈佛,原因是“在波士顿我不会在酒吧里碰到我父母(虎妈是耶鲁教授)”。

  “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小提琴演奏者。在哈佛,我任何事情都不是最好的。这里到处都是天才。但是我不会去假装什么。我觉得我得到了我应得的,因为我自己非常努力了。”

  成年之后,露露对虎妈的严厉教育有了新的理解,并表示自己完全不会如外界所想缺乏自信、或者性格懦弱。

  “人们认为严厉的家长教育会让小孩缺乏自信,因为没有父母不断的赞扬。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比一些人自信很多,因为我的自信是自己争取来的。我的母亲给我了赢得自信心的工具。”
  .新.闻.晨.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