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没有爱情,只有相亲

时间:2019年02月01日 14:42:18 中财网
  话筒伸向了寸头白发,身着背心的大爷。

  “您对‘不常回家看老人属于违法’怎么看?”

  “现在法律净扯淡!”强大的声波冲击下,话筒差点没站稳。

  “不回家看我们违什么法?30岁了还不结婚才违法!”

  “该判刑!”

  扫地僧站在人行道发出的怒吼,震慑了全国千千万万单身的善男信女,一边是心急如焚的家长,一边是有苦难言的孩子。

  他们之间关于婚姻的争论,就像一场漫长的拔河比赛,在感性与理性,物质与爱情之间来来回回。谁先松手,谁就将胜利拱手送给了对方。

  春节将近,上海写字楼里的Jessica,深圳富士康的小伟,三线小城市的服务员……他们纷纷踏上漫漫回家的旅程。

  除了要思考如何向父母总结这一年的生活,他们还要接受一项父母安排的通关挑战——去和安排好的小伙或者姑娘见上一面,聊上几句,最后再交换下微信。

  以上系列活动,俗称相亲,这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

  相亲从来都是一个系统工程:每一次相亲接头的达成,都是家乡地下情报系统运转的产物。相亲对象的质量,更是自己和背后的家庭在群众中地位的直接体现。

  相亲现场气氛如何,更是两个年轻人三观的集中碰撞,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需要判断对面坐的陌生人能否和自己生活几十年。

  在最需要运气的赌局中,有实力的更受欢迎,在贫困地区的农村更是如此。

  作为一个农村精神小伙,花了三十块钱在县城来了一套洗剪吹,当你在家里边打发蜡边盘算,待会如何在客场展示雄性魅力的时候,我劝你清醒一点。

  秀出实力,才是你展示魅力的必要基础。

  别忘了这里是人口大省,农村的男人越来越多女孩越来越少,随便一个到了适婚年龄的女孩门前相亲的队伍,跟你中午在富士康食堂打饭的队伍长度差不多。

  现在请放下你的啫喱水,去看看家里有没有一辆四个轮子的小汽车。如果没有,那就去找亲戚借,最好是白色,因为十万价位的汽车,白色比黑色好看。

  你不能走着去,更不能骑着电动车去,不是怕你冷也不是怕你发型会乱,而是想告诉你,以这样的出行方式去对象家,等于举着白旗投降。

  什么是相亲?相亲就是你们家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经济发展和精神文明建设成果的集中展示。

  开着汽车去,是对相亲对象的基本尊重。在车窗的映衬下,你精心打扮的发型才真正显得犀利潇洒。在电单车的后视镜里,它是那样的落伍和土气。

  见女方和她的爹妈和她的亲戚们,可不是诸葛亮舌战群儒的现场,如果不知道说啥那就少说点,会给人留下稳重可靠的印象。

  当然,爱情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猜不透。在这里唯一能做的,是尽量把自己和家庭的情况详细说清楚。

  和城市青年不同,农村的相亲小伙有学历的不多,文化程度多是中学,职业规划更是无从谈起。

  他们多在沿海的服装厂电子厂的流水线打工,或者在亲戚的生意场帮忙。如果有技术或者有自己的生意,这绝对是加分项,因为这意味着稳定的现金流。

  稳定、可靠,这是大多数农村父母的要求。

  在注定有上千万的男人要打光棍的今天,如果爱情非要用一个安全系数来保驾护航,那么这个数字是二十万人民币左右,这代表着你的实力。

  对,这便是相亲路上最难过的收费站,以后还将包括一辆新车,附近县城或者市区的一套新房,这是标配。

  勤劳致富,因婚返贫,这是不少农村的真实写照。在甘肃的偏远农村,出生在困难家庭的男孩们到了四十多岁,仍然在为天价彩礼打工攒钱。

  可积累的速度远远追不上彩礼的膨胀速度,所以一些离婚了的女性在婚姻市场上,仍然很抢手。

  在NHK拍摄的甘肃庆阳相亲的纪录片里,一个女人对一个大她十几岁的光棍说:“马总,你现在事业好了,如果能在海边给我买套海景房,咱们还是可以考虑的。”

  爱情本来自由,在男女比例失调,婚姻观念转变的今天,她只能带着现实的镣铐跳舞。

  房子车子彩礼,是对孩子未来幸福生活的庄严承诺。在抗风险能力极弱的农村家庭里,安全感是刚需。

  他们应该很羡慕城市,那里的年轻人更有文化,可选择的样本更多,也没有那么高的彩礼。

  相亲角的发明专利,有人说是属于上海人民公园的晨练老人,有人说是属于北京龙潭公园的晨练老人。

  不管怎样,这是由大城市的老人们在公园里画了一个圈。

  在计划经济时代,他们学习长大结婚,在市场经济时代他们的子女出生。当孩子在面临婚姻大事的时候,饱经“拉郎配”之苦的他们,毅然拿起市场经济的武器,去为孩子谋取一个仍旧看重稳定,但一定要比他们幸福的未来。

  85年出生,身高165cm;注册会计师,在外资银行工作(陆家嘴);大学本科,有上海户口,有房。

  这是相亲牌的标准格式。

  老人们口口声声说“人最重要,条件都是次要”,一方面又斤斤计较,更有雷人语录。

  你有学历就有钱,我的外甥一年三百多万,这就是学历啊。五千块一万块一个月,讨饭啊。

  在成功率极低的公园相亲角,已然白发的家长们用这种方式在释放自己的焦虑,与其说给自己找对象,不如说给自己找安慰。

  孩子们追寻魅力,老人们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测测实力。

  婚姻自有一套逻辑。

  在自己不能解决的情况下,只能交给市场来安排,而市场是有规则的。

  在农村,“光棍”的成因本来是极其偶然的,可能是极度贫困,也可能是自身缺陷。可现在剩女集中到城市,剩男集中在农村,天价彩礼便是实力的体现。

  在三四线小城市,婚姻同样有看不见的铜墙铁壁,往往是老师,公务员,银行职员互相通婚。其他群体很难进入这个相亲圈子,除非你有钱。稳定体面的职业在这里就是实力。

  在大城市,实力的属性更加多元,房子、学历、职业都是考察对象,就连出身平凡名校毕业的男孩都有可能被嫌弃,称为“凤凰男”。

  农村和城市又有什么区别呢?爱情路上处处受限,彩礼、职业、学历都可能是压垮爱情的稻草,没有实力,婚姻从何谈起?

  到了春节,又是一年一度相亲旺季,每一个将要相亲的年轻人,都仰起“不将就”的头颅,可时间和现实会让他们承认,“将就”才是人生的惯例。

  毕竟,人人都羡慕梁山伯祝英台,可谁也不想成为他们。(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