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租就走?我们采访的20位北京大妈却这样说

时间:2019年01月09日 08:41:41 中财网
  “抵扣个税就要涨房租”的恐慌从哪里来?八妹先后采访了二十位房东,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 · ·
  听说房租能抵扣个税,北京的铁牛试探着给房东打了个电话,房东是一个坐拥6套房的“北京彪悍土著大妈”,大妈接了电话听明来意后说:
  告儿你,你要是能租就租,不能租就麻溜儿给我滚蛋!

  给你抵个税要是收房产税你给我补还是怎么着啊?

  面对着嘟嘟嘟的电话忙音,铁牛放弃了用房租抵扣个税的想法。

  “呵呵,房东都是黑心鬼。”

  铁牛忿忿地对我说。

  按理说,租房本来是一件双方平等的交易,但目前舆论所渲染的房东角色总是强势霸道的一方,各种欺负、压榨弱势的租客。

  他们刻画的房东形象类似周星驰电影里的包租婆:

  《功夫》中的包租婆是性情泼辣一点,但内心是正义的,现实里传播的房东形象,那可是表面凶悍,内心更为凶悍。

  1.
  / 房东连呼吸都是错的 /
  造成上述这种“房东有罪论”现象的原因主要是:一线大城市房屋市场供需不平衡,租客比房东多很多,在住房问题上,房东具有绝对的话语权。

  逐渐,“弱势”的租客成为了舆论的导向方。

  特别是在最近房租可以抵扣个税的应纳税所得额后,更是引发了社会对“房东”这一角色的强烈吐槽,看看这些标题,仿佛房东连呼吸都是错的:
  《“你要申报,我就涨租金!”房租抵扣个税,黑心房东慌了?》
  《再也不用受到房东欺压了,从今以后,个税也能抵扣了》
  《又一重磅消息!租客笑了,房东哭了…》
  说实话,我不是房东,我看了都挺慌的。

  虽然八妹也是个房客,也遇到过黑心房东,我们不否定类似上文中”坏房东“现象的存在,但是身处传媒这个行业,八妹还是肩负着客观公正看事实的使命。

  从个税app开始投入使用后,我们先后采访了二十多位房东,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说...
  2.
  / 真实的“北京土著大妈”/
  年轻的时候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当了房东以后是:世界那么大,不敢去看看。

  家住宇宙中心五道口的“包租婆”李大妈这样说。

  “自从把房子出租之后,我都不敢出远门!去趟顺义我姐家我都得赶紧回来。”

  这事儿还得从两个大学刚毕业的租客小姑娘说起。

  以下是李大妈第一人称的描述:
  我的房子现在租给清华毕业的两个小姑娘(此处没有黑清华的意思),我心里还挺高兴,想着清华毕业素质肯定高,小姑娘也爱干净,这样的租客肯定简单还事少。

  可万万没想到,这俩姑娘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单就说卫生间里的马桶吧,什么都敢往里扔,不到一个月堵两次了,马桶一堵就给我打电话。

  疑心也挺重,没事儿喜欢读电表数。三更半夜打电话让我换电表,说是我故意装了跑数快的电表,想坑她电费钱。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过去才发现,她们读错电表数了。

  自己吃没炒熟的豆角食物中毒了,愣是怀疑我家装修有甲醛才让她们上吐下泻,我心疼俩小姑娘孤身在北京打拼,还让我老公提着牛奶去医院看她们。

  我做个房东,真的比她们妈都要操心!

  这不是前两天出来了房租可以抵扣个税,其中一个小姑娘直接在微信上把《租客笑了,房东哭了》转发给我,我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你问我给不给她们抵扣?坚决不抵扣,我不在乎到时候要收税我的那俩钱,就这样的租客我现在巴不得房租到期赶紧让她们走人,我心疼自己的房子。

  劈里啪啦吐槽了一通现在的“高知租客”后,李大妈又补充说:
  我们是拆迁户没错,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儿对我们都有误解,觉得我们一天躺在家收租十恶不赦。

  但是就我以前胡同里的老街坊来说,家里的房子租出去都是提心吊胆,有人家的房子光是碰见吸毒租客就两次,房东来来回回配合派出所做了好几回笔录。

  所以现在大家宁愿把房子空着,也要在租房前把租客了解的明明白白。

  另外,向八妹反映现在租客素质堪忧的房东不在少数:
  有小孩把家里沙发尿成地图的;
  不爱惜房间装修搞破坏的;
  甚至还有人租房子从事违法色情交易的。

  对于房客提出的要去抵扣个税的要求,房东们普遍是两种态度:
  1、租客素质实在堪忧,不愿意配合他们去报税,害怕租客今后“变本加厉”影响自己的收益。

  2、觉得政策不明朗,很多中介都转发了这种截图,就算现在不向他们收税,也害怕自己被税务部门“秋后算账”。


  在八妹昨天的文章《填房东还是中介?手把手教你填个税APP》中,留言区中开设了个税申报方案讨论群,八妹在讨论群里感受到了许多房东的焦虑:

  3.
  / 房东们真的应该“恐慌”吗? /
  其实早在传出风声时,八妹作为半个“会计人儿”也有一定的顾虑。

  一般情况下,用来抵扣个税的凭证肯定就是发票,这不动产登记中心的发票一开出来,房东势必要交税,这房租不是就蹭蹭的涨了?

  然而此次改革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此次个税的租金扣除,需要的资料只要求合同编号,而没有要求发票。


  如果说监管层面想借此机会,强化出租住房的税务监管,完全可以要求取得发票,一个发票号对应一个人,又何必再根据申报信息再找上门多此一举呢?

  还有房东更深层次的“秋后算账”顾虑,有个房东表示:
  现在我租房子没有缴税,说白了就是国家不知道我的这套房子在出租。

  怕就怕房客用我的房子登记了个税抵扣以后,国家知道了我的房子闲置在出租,今后我万一被“秋后算账”,房产税再一落地,补缴更多就麻烦了。

  其实吧,依靠个税申报来征收房东税款,效率太低,你们也太小看税务机关的聪明才智了。

  如果国家要征收房东的各项税金,完全可以采取更加高效的征管手段。

  去年就已经实现的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了解一下?


  这样获取房产信息征收房产税,或者依靠发票作为扣除凭证,都要比现在这种方式更快更便捷。

  简单点说就是:“国家早都知道你有几套房子了好吗?”

  另外,一个月民用住宅租金的税费最多几百块。

  就拿2018年上半年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来说,其中税收收入为91629亿元,个人所得税8127亿元,占比8.88%不足一成。


  ▲ 国税总局回应
  所以真的要增加财政收入,也轮不到个税出头。

  那这种抵扣个税就要涨房租的恐慌从哪里来?八妹们在进行调查时找到了一些“根源”。

  4.
  / 症结在此 /
  调查中发现,自如、我爱我家等机构对于房租抵扣个税十分爽快:

  这里真不是给自如洗地,我真的没有!

  因为对于自如的房东来说,把房子交给自如,自己每个月只拿自如返给自己的净收益,至于自如和租客之间怎么进行斡旋,个税怎么交,最后都由自如来负责。

  另外八妹采访了几家正规中介的员工,他表示自己接触的房东是不抵触租客用房租抵扣个税的,他作为中介也可以从中进行引导租房的双方办好抵扣个税的事项。

  有一些房东持观望状态,不愿意主动配合租客提供信息,中介也只能起劝导作用。

  还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情况:据八妹小分队最近的调查,目前房东的年龄普遍偏大,他们关注的重点主要是不想给租客自己的身份信息,觉得问他们要身份证号的人都没安好心,所以十分抵触。


  抵触情绪最大的一部分人,就是明知自己的房子不能出租,还私下出租的人。

  例如下面这位态度强硬的受访者:

  有些房子是公租房、单位福利房,所谓的“房东”在拥有这套房子的使用权时就被告知,只能自住不能出租。

  但是有些中介、个人还是在法律规定的边界上疯狂试探,甚至隐瞒房屋不能出租的情况将房屋出租。

  当房客找来抵扣个税时,他们当然要让房客“要么租,要么滚”了。

  5.
  / 后记 /
  今天有个段子——《往后余生,最懂你的人,是税务》。


  在美国也有种说法:人生有两件事无法逃脱,一是死亡,二是交税。

  其实吧,以前我们交税交得稀里糊涂,连早餐吃两块钱的包子要交哪些税都不知道,现在怎么交税怎么减税给你划分得清清楚楚,大家却都不习惯了。

  八妹和小伙伴们认为,大家没必要把房租抵扣个税妖魔化。

  减税的初衷就是看你每个月要还花呗实在“穷得”太可怜了,给你个小红包让你的钱包鼓一点,为什么要强行以一些阴谋论进行解读呢?(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