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买卖同一股票 2000块赚到100万

时间:2017年07月15日 08:27:21 中财网
  他从1992年开始参与股票市场,有着25年的投资经历,曾在一只股票上获利百倍,也曾参与上市公司增发被深度套牢,多年来任凭股市风云变幻,他依旧坚持价值投资,独立思考,稳健前行,他就是陈理。

  八年买卖同一股票 2000块赚到100万
  上海实力资产管理中心CEO陈理:你看这是我原来保存的股权证。还有一些,成都信托1000股、四达生物2000股,吉明光纤2600股什邡化肥1000股、嘉陵府绸1000股。

  陈理现在手中收藏的这些股权证,大都是二十多年前,购买于四川成都一条名为红庙子的小街道,红庙子街现在看起来颇为冷清,仅剩下一家证券营业部,殊不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这条小街道却有着另一番景象。

  陈理:人多,最多的时候,据说最多每天有四万人在那交易,最多的时候。后来就是规范了治理整顿之后就转到叫北庙子,城北体育馆里面也有交易。

  那个时候的成都红庙子街边,每隔几米就有三三两两的人围在一堆,手里拿着一张张花花绿绿的纸质凭证。一元钱一股,一千股为一手,一手起交易,谈好价格一手交钱,一手交票,交易就算做成了,如同菜市场买菜一般。陈理便是红庙子里的第一批淘金者。

  当时红庙子市场上保本付息的国库券比较抢手,而同期股权证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当时股权证在没有成为公众公司之前既不保本也不分红。陈理却不那么认为,当时每月工资只有147元,买不起一手股票,只能通过牵线搭桥,转让一手加收100块钱的方式,凑了两千元,就这样加入了红庙子市场,全部购买了四川长虹的股权证。

  陈理:四川长虹刚开始也是股权证,后来变成公众公司,1994年上市。在上市之前,我有一次发现重大的一个转折点,我就把大部分,绝大部分手上的股权债全部换成四川长虹的股票,那个时候公开发行的股票。一个是到他们厂门口收,另外还有在当时的城北体育馆,也在市场上收。应该是百分之九十几,95%以上的都转了长虹,一次比较大的转折。准确数量我有点记不住了,反正一上市就变成几十万,大概就这个情况。

  1994年3月11日,四川长虹的4997万股的社会公众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流通,陈理因此获利丰厚。四川长虹上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市场反应冷淡,股价没有大的起色,就在市场不看好的时候,陈理却反其道而行,再次倾其所有持续买入这只股票。

  陈理:当时彩电是卖方市场,大概每年保持50%的增长,它的盈利50%的增长。所以我当时觉得是极其低估的,而且长虹是当时四川最好的企业,它一家公司的净利润就占了整个绵阳市工业利润的90%。我们当时深圳交易所和上海交易所是以本地股为主,不大相信西部的公司有那么好的业绩。然后长虹上市以后,加上它当时有一个坏消息,就是它法人股变相流通了,可能跟券商,变相流通被处罚,还停牌了一段时间。所以它复牌之后,股价还是长期低迷,所以它的市盈率,长期在3到6倍。正好1995、1996年开始到2002年之后,又面临一波大牛市,股票市场也是牛市,公司的基本面也在高速增长,到1998年,从1995到1998年这个阶段。所以它的股价,它的价值逐渐被资本市场所认识。所以当时长虹基本上持续大涨,当时资本市场上有一句话长虹处处是底部,每次买它都是对的,每次买都是对的。所以后来大概涨了二十多倍,我一级半市场因为买得低,涨了一百多倍。

  照搬价值投资亏钱活用巴菲特获利二十倍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股票市场还处于混沌状态,大家凭着感性、直觉和消息在买卖股票。许多人都蜂拥到股票市场,但是没有几个人有自己的一套系统的投资方法。陈理当时虽然已是这个市场上为数不多的获利者,但是心里却反而忐忑不安,那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1993年到1995年期间,陈理是在股市里赚到了钱,但是当时他对自己为什么能赚到钱,怎么能持续在股市获利,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如何保住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成了他当时最为棘手的问题。 1994年夏天,台湾来了一位股票投资人,在四川开班培训股票交易,当时对股票知识如饥似渴的陈理全程参加,系统学习了技术分析,他希望靠着这种方法在股市里能够获利。

  陈理:我后来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5%-10%的资金,可能占用了我80%的时间。因为这个技术分析,每天要做的,要经常关注这个行情变化,有时候忙起来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占用大量时间,导致我来研究公司的时间减少。所以后来我发现得不偿失。而且技术分析有个问题,它准确率没有价值投资高,你有时候会亏钱,亏钱感觉也不好受,而且回过头来检验的话,发现按照技术分析这种趋势投机方法,最终的效果也没有价值投资的好。

  陈理专注价值投资源于一次偶然。1996年1月25日,当时还在四川省经贸委的陈理,处理好当天的工作之后,开始翻看昨天的报纸,忽然间他眼前一亮,《上海证券报》上一篇名为《证券投资巨擘—华伦·布费》的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

  陈理:当时美国加州商学院的孙涤教授设了一个专栏,写了一系列关于价值投资的文章,其中就有证券投资巨擘华伦·布费。就比较系统地介绍了价值投资的理念,我一接触就觉得我特别认可这个理念。

  从1996年开始,陈理开始关注价值投资,2000年的时候,陈理已是四川经贸委工作的副处长,却辞去了职务专门从成都去了上海,系统地学习证券知识。本想就此踏上职业投资之路,然而就在他念书期间,仅仅因为一次投资失误,却使得他的资产迅速缩水了百分之三十。

  陈理:当时2002年的时候,当时电广传媒它要增发,市盈率60多倍增发,我是参与增发。然后上市之后,跌破增发价我又加仓。当时投电广传媒最主要的原因,一个它不是电视湘军,在传媒行业还是非常有活力的一家公司。但我研究得不够深入,因为上市公司这一部分只是它是电视湘军的一部分,而且它当时增发里面承诺的高增长没有兑现,而且后面还存在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十几个亿的问题,这是后话。但当时的主要问题,我觉得还是买得太贵,尽管这个企业感觉增长潜力很大,但是因为市盈率,当时太高,60多倍,所以没有严格执行价值投资的标准。然后后来亏损30%,导致资产缩水很严重。所以痛定思痛,我就觉得应该要做减法,这是一个原因,我亏钱亏得很痛苦,第一次重大亏损。实际上前面太顺利,太顺利也容易犯错误,自满。

  经历过这次重大投资失误以后,陈理痛定思痛,觉得价值投资是大道,但是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2003年4月1日,西方的愚人节,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公司发了一个公告称:在过去一年里伯克希尔买了中石油11.09亿股H股,持股达到了6.31%。接着4月25日的时候伯克希尔又发了一个公告,宣布持有了中石油H股23.39亿的股票,成为了仅次于中石油的第二大股东。此事给了陈理很大的启发。

  陈理:我们就说能不能用巴菲特的思路也选类似的公司,后来我就在B股找到了伊泰B,就和中石油比较相似,第一个它是能源行业,第二个,当时伊泰B市盈率非常低,也只有三四倍的市盈率,比中石油还便宜。当时伊泰B的年产量是一千万吨,公司预计到2010年,当时2006年,四年后,到三千万吨的产量。这么简单一算,你现在静态市盈率在3-4倍,然后未来还能四年翻三倍,简单算一下,三四倍,你市盈率到10倍,产量效益再翻3倍,当时算了一下,四年应该是一个十倍股,就简单推算一下。但是后来因为资本市场正好碰到牛市,2007年大牛市,实际上一年就涨了十七倍,后来我卖了一半。那一天比较巧,我本来全部卖,当时有朋友来找我,就打断了,打断就没卖出去,后来就跌了,跌了到了2008年危机,到2009年,它又涨上来了,创新高,2009年创新高,总共涨了二十多倍,我有一半的股份涨了十七倍,有一半涨了二十多倍。

  陈理说学巴菲特并不是巴菲特买什么你也买什么,要学到巴菲特的投资方法才行。我们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发现在整个交易时段,陈理最多也只是看一下屏幕上的报价,却一直没有打开过K线看个股。

  陈理:原因和投资体系有关系,投资决策,第一个要买好公司,第二个是在低估的时候买,长期持有,高估的时候才考虑卖。更多的是评估价格和价值之间做比较,所以k线图看得很少,我买卖决策的依据不是根据走势。

  投资关注新生代选股要有时代感
  陈理现在专门做股票投资,每天三点收盘之后,他会将儿子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做作业,孩子做完作业,他会有意识地跟孩子讨论一下股票之类的话题,他甚至还给儿子专门开了个股票账户。

  陈理:我发现他们这一代人的眼光也可以,他选出的公司还不错,都是他们喜欢,他们眼光很高。因为他们,我觉得他们直接就进入了价值投资第二阶段,因为价值投资第一阶段是买很便宜的一些低价股,很便宜的廉价证券,廉价公司。但是他们这一代人,我发现他的起点高了,他直接要买好公司,包括买东西要买好的,眼光也好。买消费品也是买好的,买高品质的,买公司也是买高品质的,至少他很喜欢的领域,他喜欢的行业。

  2006年陈理创办了“中道巴菲特俱乐部”,并担任主席。现在俱乐部有六十多名成员。每周俱乐部都会有一个网上聚会,每季度都会有一个线下聚会,一起研究价值投资。2010年,陈理在股票投资上获得了巨大收益之后,创办了实力资产,从个人投资者转变为机构投资者。此时的陈理对于投资则更加谨慎,选股更是十分苛刻。投资做了二十多年,现在回忆起来,陈理说,他这些年抓住的大牛股,都与那个时间段国家的发展息息相关,他觉得投资一定要有前瞻性和时代感。

  上海实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EO 陈理:比如说现在港口,就过了当时重化工时代高成长阶段,你就很难诞生十倍股。像家电也是,家电当时是卖方市场,家电普及这个阶段,这是过去了。未来像最近这几年,互联网时代。像我们公司自己聚焦五大领域,五大:大消费、大健康、大金融、大能源、大智慧。这五个领域,我们长期研究,认为它是诞生千里马的最肥沃的那个草原,就是五大草原了。但是你具体投资的时候,除了他那个公司的长期前景,他的估值以外,可能还要考虑时代的背景,我觉得,要与时俱进。

  陈理在投资领域算是最早的一批,并且一直坚守价值投资到现在,他说价值投资比较熬心费时,要耐得住寂寞,扛得住大涨大跌,始终要坚守住自己的目标价格,守得住抓得牢才能最后得到想要的结果。
  .投.资.快.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