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贫富差距之谜:中国特色的税收制度和房地产投资

时间:2017年02月16日 15:14:16 中财网
  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比2015年提升了0.003,贫富差距开始拉大。基尼系数作为衡量居民贫富差距的重要指标,数值越大,表示收入分配差距越大,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大于这一数值容易出现社会动荡。

  中美贫富差距水平相差不大
  但根源却大不相同

  西方国家像美国的贫富差距水平与中国差不多,美国金字塔顶上1%的人占有全社会财富的40%,实在惊人,而且这一占比还在持续扩大。中美贫富差距水平相同,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却不同,50-80年代是欧美最好的年代,橄榄形的社会结构,中产阶段占到大多数,人人安居乐业,生活幸福。但是随着全球化进程,从中国改革开放后,这一现状被打破,贫富差距迅速被拉大。

  这一过程原因很简单,打个简化的比喻:中美两个经济体,一个富有,一个贫穷。美国有技术有资本,总人口3亿。中国没钱没技术,总人口13亿。80年代前,这两个经济中间之前有一道墙隔开,大家各过各的日子。改革开放后,就是把这道墙打通,打通了以后,美国的技术和资本,原来只有3亿人抢,现在两个经济体加到一起算,就是16亿人抢,资本和技术一下变得极为稀缺,华尔街和硅谷赚得盆满钵满。但是,美国那些中低阶层的人就难受了,原来只是3亿人,现在变成16亿人一起竞争工作机会,对于改革开放初的中国人来说,只要比种田赚钱的活都愿意干,不管多脏多累。但西方发达国家过惯好日子的人就很难忍受,因此大量的工业开始向中国迁移。造成了西方国家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的失业率一直都居高不下。正因为这样,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下阶层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之后才有了占领华尔街,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逆全球化潮流等一系列事件。 
  回到中国,造成贫富差距的又是另外一回事,这要结合中国的税收制度和财政支出制度两个方面的机制来看,才能看得透彻:
  中国特色的税收制度
  2016年全国税收收入15.9万亿元,GDP是74.4万亿元,也就是说,全国老百姓每创造1块钱GDP,就有0.21元是向政府采购公共服务的,这还不包括政府的土地收入。但是中国的税收比例中,间接税占到了绝大部分,而西方的发达国家刚好相反,是直接税占到了绝大部分。间接税与直接税最大的区别在于,间接税主要面向企业征收,像营业税、增值税,企业再把税算入商品和服务的成本中转嫁给消费者;直接税主要面向老百姓个人征收,像个人所得税、财产税、房产税。

  间接税和直接税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承担,但间接税的好处在于没有直接面向个人,这就是中国这么高税负的国家,居民税负痛感却不敏感的原因。而直接税的好处在于更有针对性,像西方发达国家就针对高收入群体征收更多的税,缓解贫富差距。但是从中国目前的国情来看,间接税仍是最好的选择,未来10-20年不会有太大改变。

  财政支出
  你挣的钱是怎样被重新分配的

  政府钱收回来了自然要花出去,但钱怎么花各个国家也很不一样,像欧洲收了那么多税,主要就用在了各种福利上,各种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还有失业有补贴,生孩子有补贴,连买“伟哥”都有补贴,正是因为欧洲政府大量的福利,一个人混得再差,生活也不至于太糟糕,这样就大大的拉低了贫富差距。

  而美国却不同,税收收回来的钱主要花在了军费上,世界各国军费排名,美国一直稳守第一名,而且还比第二名拉开4倍的距离。再加上美国在伊拉克、叙利亚两场战争中,一共消耗了6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的战争的费用,这相当于把2015年的全国的政府收入都花得差不多了。美国保持世界第一的军事力量好处还是很明显的,例如可以给确保沙特王朝不倒的承诺(不然在21世纪的今天,沙特还想保持王权统治这种落后于时代的产物是不可能的),换取沙特出口所有的石油都用美元结算,构建起的石油美元体系,世界上所有要发展的国家需要工业化,就需要石油,就要用借美元或赚来购买,这样就富了美国政府和华尔街那帮人。

  回到中国,中国收了这么多税,花的地方又不一样,主要就集中在基础设施这里,2015年,整个中国城市基础设施的总投入达到了10万亿之巨,政府总收入才23万亿花了10万亿,多么惊人的数字。这些基础设施主要就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地铁、机场、码头等等。正是因为这样,中国才能用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变成现在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中国现在的工业产值已经是美国+日本之和,以尚德为首的光伏产业,把国外主流生产商全部打垮破产;以格力为首的家电产业,全球市场份额直指第一;还有京东方的液晶面板、小米的智能手机、联想的平板电脑、华为的服务器等等仍在不断攻城略地,全球市场份额不断增加,上演着一个又一个中国奇迹。

  不动产
  中国贫富差距的根源

  在这些奇迹的背后,需要完善的基础设施支撑,政府投入了天量的基础设施费用,本质上都是在提供公共服务,但公共服务的任何改进,都要先以不动产升值的方式转移给土地或房子的所有者。再加上前面说到的,中国是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制度,那就是从全国老百姓收回来的钱是平均的,不像欧美直接税为主的制度,可以针对性地向高收入群体收更多的税。

  这就产生一个问题,钱是比较平均地收回来的,但花出去的地方却不能平均。像早期改革开放的深圳,以及后来西部大开发的重庆和成都,现在的国家中心城市,都是集中力量在某个地方重点打造,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世纪第一工程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连接香港、澳门和珠海,珠海因港珠澳大桥的利好(其一),主城区房价暴涨,目前三到四万元每平方米,比一线城市广州还贵,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不动产升值效果非常明显。再加上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人口不断迁入,房价越高,卖地收入不断提高,政府就有更多的钱投入到公共服务,房价因此更高,形成正反馈。

  就这样,仅靠投资不动产就能在一代人之内完成数代人都不敢梦想的巨额财富积累,成为过去十年“中国梦”的最好注脚。但与此同时,没有机会投资城市不动产的居民,与早期投资不动产居民的贫富差距迅速拉开。拥有不动产的居民,即使不努力,财富也会自动增加;而没有拥有不动产的居民,即使拼命工作,拥有不动产的机会也会越来越渺茫。像“打工十年都是在为房东交房租”,“卖掉北京一环的房子出国三十年赚的钱仅够买回一套四环的房子”这类段子虽然搞笑,却很能反映现实。
  .投.资.界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